數字經濟學 | 數字經濟時代,是稅制迷失的時代?

來源:    分類: 宏觀經濟   時間: 2019-05-28 16:50   閱讀:9095次



經濟革新與稅制革新緊密相連,數字經濟代表了經濟形態的革新,但是如果沒有稅制革新的緊密匹配,它的步子要么邁的不會那么太前,要么會止步不前,稅收可以促進數字經濟的發展,也可以阻礙數字經濟的發展。


經濟革新第一個關鍵是數字經濟創造社會價值。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的蓬勃發展使經濟形態以及創造價值的形態的方式發生了革命,算法能推進人類經濟進步與轉型,是意義非凡的生產力。


第二是數字經濟時代,人的位置在哪里?有這樣一個理念跟大家分享,人類正在處于邊緣時代,除了愛與情,其他的價值包括經濟價值與稅收的創造好像都能交給算法去解決。經濟決策包括生產、交易、消費、投資與融資亦無例外,我們的決策都可以交給算法去做。我用一個調侃的說法,今后的人類也許只有兩件事可以做,第一件事就是談情,第二就是說愛。數字經濟怎樣都改變不了,人類還需要一個溫情的世界。


第三就是設計一套好的稅收制度,適應數字經濟的發展。這套稅收制度應該是促進數字經濟的發展,而不是阻礙數字經濟的發展。基本的理念是永遠不要低估稅收的力量,無論是正能量還是負能量。


數字經濟創造巨大的經濟價值,阿里巴巴通過數字經濟創造那么多的稅收,就是非常經典的例子。數字經濟使中國得到了最大的好處,中國是最大的贏家之一。但是當前稅收制度未必適應數字經濟的發展。如果這個稅制設計不好,也可能阻礙數字經濟的增長。


數字經濟的發展幾近瓦解了傳統稅制的根基,我們過去講納稅人、稅基、課稅地點、納稅義務等等所有的稅制要素,從有形要素轉變為無形的要素。誰是納稅人?他們在哪里?何時該納稅?該繳納多少?這是前所未有的稅制迷失的時代,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我們的稅制會對數字經濟產生阻礙。


數字經濟的內在功能就是資本、人才和技術效應,因此沒有多少的進項,在增值稅上就沒有多少的進項抵扣。數字經濟稅負上的不公平,就是數字經濟越發展,增值稅負越重,而采用傳統的方式創造價值,走得越遠,稅負越輕。因此,一個根本的問題是,增值稅對數字經濟發展有一個內在邏輯上的沖突。


這是我以前發表的文章講到的,數字經濟本身已經夠復雜了,但增值稅似乎比它還要復雜,以復雜應對復雜并非明智之舉,明智之舉應該是以簡要應對復雜。數字經濟是輕資產經濟,近乎零進項,因此增值稅稅負重,這個問題怎么解決,應該是擺在我們學者面前的一個大課題。


相關閱讀


5萬=50萬?一個不可思議的經濟現象!

小規模納稅人的增值稅起征點從月銷售額3萬元提到10萬元,會產生什么樣的效果?5萬=50萬?甘犁教授告訴你......


數字經濟的大贏家

王雍君教授認為,測算數字經濟創新的真實社會價值公式為:社會價值=商業價值+生態價值。平臺一手創造了經濟價值,一手又平衡了生態價值。如果平臺經濟價值轉化成稅收,政府應該是數字經濟的大贏家,或者是最主要的贏家。



0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